四 洋哥们儿

小说:津门诡事录 作者:苍
    韩胆儿腰间被人应物抵住,正转身难。一扭头,却见身俩人,一个高鼻深目一头褐,皮肤白红,另一个身材略矮,瑟乌黑,长是洋人模

    洋人正一瓶洋酒瓶口抵住他腰,另一个黑洋人咧嘴嘻嘻一笑,却一口流利的津土话

    “恁见,往哪儿搞瞎吧了?”

    韩胆儿听完这话,不怒反喜,笑骂

    “我是谁呢?原来是们这俩货!”

    适才爆肚上桌,韩胆儿爆肚俩人来。他了喝酒,念洋书,在结交朋友,认识两个洋哥们儿。他经常这俩洋哥们儿一块喝酒。

    这俩一个是俄人,早先是俄贵族裔,来俄十月革命,他们流亡到东北,来辗转来了津卫,在白楼一带酒馆。这人名字叫“彼谢尔盖乌尔希”,韩胆儿觉,他这名字一长串太绕嘴了,候流亡的俄人,因人,津卫老白俄,胆儿一直管他叫“老白”。

    这老白在津待久了,虽话,津话一般,不津人管叔叔叫伯伯(掰掰),这老叔是老伯。他久在津,别的倒是津人了充辈儿的毛病,听别人管叫老白,像是管叫老伯。他乐充个辈儿,反不喜欢别人叫他彼,更喜欢人叫他老白。

    另一个是犹太人,叫鲁本佩雷斯,外号叫犹太。他打人在津长,除了相貌是洋人的,一张嘴是一口津话,不知的非被他吓一跳,是哪个津卫死鬼借洋人的尸魂呢。

    老白每次两瓶洋酒,韩胆儿俩人南市吃水爆肚。这俄的伏特加,度数高,比津的烧锅容易醉,入口不像高粱酒烧刀呛口,每次吃爆肚,他们仨来上一瓶伏特加。

    韩胆儿毕业老白、犹太见的机少了。

    这儿,演这俩洋人,正是许久不见的老白犹太。

    犹太高声

    “伙计!来二斤散单,放这桌!”

    笑嘻嘻两条板凳,在韩胆儿一左一右坐。这俩洋人经常来爆肚冯,老板伙计不见怪。街边,贩夫走卒什有,津卫是华洋杂处九租界,洋人的真几个,洋人津土话,吃水爆肚的,真是稀罕,周围食客低声思语,议论纷纷。

    有的低声

    “!洋人吃爆肚儿?”

    有的低声

    “长像洋人,话恁津味儿呢?”

    犹太回头嘻嘻一笑。这周围议论的人,特加重津话的齿音字

    “别瞎鬼阿!介哪有洋银(人),似(是)津卫爷们儿!”津人管瞎叫瞎鬼。

    犹太一句话逗周围食客哈哈笑!有个秃酒喷了老头儿一脸。众人不再少见怪,,边吃边聊。

    老白瓶洋酒“伏特加”摆在他

    “喝吧!刚才爆肚呆,知准是馋这口了!”

    犹太拿仨碗,一人倒了一碗,他点的爆肚儿上桌,,直接夹胆儿这盘,张嘴吃,边吃边

    “不阿!我肚打鼓了,我先吃了!”

    儿工夫,一斤水爆肚已经被犹太干掉半碟了。

    韩胆儿端碗,先来了一口,酒味带点香气,酒一入肠,立火线,一股热辣直透胸腹,四肢百骸的爽快!喝

    “够劲儿!伏特加味儿!”

    犹太叫的爆肚上桌了,韩胆儿老白犹太三人边吃边聊。

    犹太

    “哎!警察了,给我们近有嘛稀奇古怪的案,我爱听点带劲的!”

    老白干了碗的酒,胆儿满上。

    韩胆儿喝了口酒

    “今正赶上鬼节,……”

    话完,犹太差嘴

    “了!今鬼节,咱晚上放河灯的吧……”

    “让不让我了!听……”

    老白胆儿

    “别掸他!!”

    韩胆儿早上,海河浮尸的案了一遍,犹太听入了神,连连追问来呢。

    韩胆儿

    “哪有来,尸首拉走验尸了,我一停尸房,尸检验状!”

    老白忽件什儿,一拍

    “了!验尸,我忽来个儿,回来了!”

    韩胆儿识到老白的是谁,便识问

    “谁?谁回来了!”

    犹太

    “呢!梅,梅若鸿!”

    韩胆儿一激灵,他神鬼不怕,触头这个叫梅若鸿的姑娘。倒吸凉气直嘬牙花

    “不是利坚了?”

    犹太

    “上个月刚回来,我俩了,啦!”

    韩胆儿背是一紧。

    老白

    “在法租界吧斯德路的吧斯德化验化验员!什候咱们老聚聚吧!”

    犹太干了碗的酒

    “揍幸,他敢吗,我弄不懂了,堂堂韩胆儿,鬼神不怕的汉,恁触头个呢!”

    老白瞪了一演犹太,犹太不见似的,接

    “反正的,人姑娘点配不上们两是世交,娃娃亲,人上赶追求众拒绝人,一点不儿,活该一辈打光棍儿!”

    韩胆儿不反驳,叹了口气,了一斤爆肚,避这个梅若鸿话题不谈,接瞎聊,其实老白平话不,今胆儿高兴,这才几句。这犹太却是个话痨,爱周瑜——穷嘟嘟(督),他吃的满嘴酱料,不停嘚啵呢。

    仨人许久见聊甚欢,近黄昏才离爆肚摊。老白犹太是骑车来的,车虽价格不菲,胆儿并不是买不是车少不买。犹太车借给韩胆儿,让老白骑车驮,往海河边河灯了。韩胆儿则念浮尸案,晃悠悠蹬车,奔西关外防疫院了。

    旧淹死的尸首,一般是直接拉倒义庄等亲属认领。早晨海河这几具浮尸死的蹊跷,被送到了西关外的防疫院停尸房。这儿本来是专管防控疫病的医院,津卫古便水患横,每次水患必有疫。光是霍乱清末到民末,了九次,民初曾流肺炎疟疾。候,西关外的防疫院派上场,这人烟稀少,甭管是治疗是隔离方便规模疫病的候,这传染病,不太警察四分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 https://www.yuebai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蕭阁 诡秘:我的马甲遍布时间线若听风声 超神:文明崛起最新章节 白月光只和灭世魔头he免费阅读 我在荒岛肝属性最终永恒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梦 独特小说 北宋穿越指南全文阅读 苟在东宫涨天赋,发现太子女儿身机械八爪 从拜师李莫愁开始挂机无防盗阅读 随梦书屋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最新章节